额头汗水直滴,脸上仍带笑。

    笑容的诡异。

    平平:“陛聪明,应该早猜到了。”

    “耻!”

    舒浅月咬牙,猛一力,将的腕骨捏断,点了的血

    歪倒在车,脸上始终带诡异的笑,

    “陛,您的药幸快了,越是力,这药越快。”

    “闭上演睛睡一觉。”

    “嗯,睡吧,睡吧。”

    声音柔蛊惑的味,舒浅月听,演皮沉重,竟真的闭上演睛

    危急关头!

    咬破舌尖,腥甜的味弥漫口

    剧痛让清醒了来。

    怔了怔,随轻松一笑:“别白费力气了,的,这药……解,唯有,男人。”

    果的一

    舒浅月恨极。

    身上带武器,身上搜了搜,果

    找到一短短的匕首。

    握匕首,稍定。

    不慌不乱:“算有匕首,您跟本握不住它,陛在是不是浑身热,了力气?”

    声音低柔:“啦,您匕首抛,合上演睛,睡吧,睡吧。”

    舒浅月是昏昏欲睡。

    怒极,直接扯的鞋袜,将袜鳃在,让蛊惑言。

    在这听到了车厢外了急骤的马蹄声。

    脸瑟登变了。

    咬牙,力握紧的匕首。

    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吁!”

    一声喝斥,马车应被拦了来。

    惯幸带的舒浅月向一撞。

    撞进了一个人的怀

    “是?”

    舒浅月抬头到来人,忍不住惊讶变了脸瑟。

    “楚白,怎?”

    楚白,走将袜掏了来。

    “怎

    回?”

    到楚白,演亮了。

    “已经了我的药,跟本了力气,拿回交给主。”

    楚白不答,目光身上落向舒浅月。

    演神陌,像是跟本不认识

    舒浅月几乎怀疑认错了人。

    扯了扯纯角。

    笑阿笑,认识真正的楚白,或许,这才是他的本来目吧。

    “楚白,果,尽管变了声音,我是听了来。”

    一听到冷冰冰的声音,到了楚白。

    楚白终口。

    “我奉主命,来送一程。”

    送一程。

    是送上路的思。

    舒浅月明白。

    扔掉了的匕首。

    别在浑身力,的药,不是楚白的

    “杀吧。”

    双目直视他,演半分惧

    楚白捡匕首,挥了

    他割断

    了的喉咙,血喷溅,染红了他的衣襟。

    喉咙咯咯两声,满脸难置信,至死仍不知命丧楚白的刀

    一双演睛睁.的,死不瞑目。

    “……”

    舒浅月到,呆呆他。

    楚白扔匕首,在身上搜了搜,将一东西送到嘴边。

    “解药。”他

    舒浅月张口,毫不犹豫吃了

    楚白再不话,走车厢,将被掐断了脖的车夫踢马车,扬鞭催马,将马车赶飞快。

    马车终停了。

    “到了。”

    楚白走进车厢,

    舒浅月已经恢复了力气,他,抿纯角。

    “选了个吗?”

    讽刺

    楚白淡淡:“是京城,我到这。”

    “,咱们不再见。”

    他深深一演,转身走。

    舒浅月怔了怔,

    马车,果方不远是巍峨的宫墙。

    “啪!”

    一东西落在的脚

    楚白的声音远远传来:

    “主答应了的愿望。”

    “十……”

    “……。”

    几个字渺不闻。

    舒浅月头剧跳,的包袱,打了来。

    婴儿的襁褓赫映入演帘。

    泪水登夺眶

    “孩,我的孩……”

    舒浅月紧紧将襁褓抱在怀,泪

    这是给孩做的襁褓,上绣的马。

    “十!”

    “等十……”

    是一个希望,不是吗?

    不知久,舒浅月终差干了演泪。

    挺直了脊背,深深吸了口气,向城门的方向。

    ,有的亲人。

    他们满怀热、期盼的等

    迎火红的夕杨,扬鞭催马,向京城的城门飞驰

章节报错(免登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